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天 乃舞 衣子,新手必看

刘永才和刘大庆马上一起点头。

  孙奇胜不疾不徐的问道:“那他在桃花村的名声怎么样?”刘大庆恨恨的说道:“那小子简直坏透了。

  从小就顽劣,打架、斗殴、掀女人的裙子,摸女人的屁股,哪样坏事没干过。

  乡亲们恨不得把他赶出桃花村。

  ”孙奇胜端起酒杯,抿了一口,笑呵呵的看着刘永才,“永才,你呢,你这间诊所的生意怎么样?”刘永才甚是得意的说道:“肯定很好了,这两年桃花村的村民都来我这里看病了。

  那小子的医务室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。

  ”孙奇胜又盯着刘大庆道:“刘村长,医术比试的规则是你定的吧?”刘大庆点头道:“是的,还没有定好呢,想听听你的意见。

  ”孙奇胜轻笑道:“呵呵,这就好办了。

  永才,你不要担心,放心喝酒吧。

  ”刘永才惊喜的问道:“表叔,你有办法?”“刘村长,其实医术比试的胜负就掌握在你的手里。

  你想让谁赢,谁就赢;想让谁输,谁就输。

  ”“哦?”刘大庆眨了眨眼睛,不解的看着孙奇胜,“孙院长,我不太明白你说的话,你能不能说得再详细些。

  孙奇胜神秘一笑,摇着头道:“在我看来,这次医术比试,医术并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比试的规则,你们再仔细琢磨一下我刚才问你们的问题,答案就在里面。

  ”听了孙奇胜的话,刘大庆、刘永才都陷入到深思之中。

  “小春哥,小春哥……”次日清早,滕小春被一阵急促的叫唤声惊醒了,揉了揉疲惫的眼睛,看到一脸稚气的小黑喘着气跑了进来。

  因为忙于修炼仙术,昨晚滕小春等到鸡叫了三遍时才睡,这时候还昏昏沉沉的。

  小黑心急如焚的说道:“小春哥,快……快去救我娘吧。

  ”“小黑,你娘怎么啦?”滕小春一咕噜坐了起来。

  “我娘病……病了,睡在床上起不来了。

  ”滕小春一听,奇怪的问道:“小黑,你娘病了,怎么不去找你伯伯看病呢?”小黑的娘叫刘娇娇,本村人,是刘永才的老弟刘永茂的媳妇。

  肥水不流外人田,她生病了,自然该去找刘永才看病才是。

  小黑好像有点不好意思,勾着脑袋说:“我已经去过伯伯家了,我伯母说他到县城办事去了。

  我娘说了,要是找不到伯伯,就来找你。

  ”顿了顿,抬头看着滕小春道:“小春哥,你不会是生气了,不给我娘看病吧。

  ”“哪能呢?小黑,我们快走。

  ”滕小春跳下床来,顾不得擦把脸,背起医药箱就走。

  俗话说:救人如救火,刻不容缓。

  熟悉滕小春的人都知道,他的思想境界可没这么高。

  滕小春的行动之所以如此迅速,其实有着不可告人的想法。

  刘娇娇是桃花村的美人,长的真叫个迷人,天生丽质,身材丰润,脸蛋俊俏,特别是那双狐狸眼,带着迷离秋水的媚劲,走路时更是一翘一翘的,迷死人不偿命。

  滕小春曾经几次偷袭过她,那手感不是一般的舒服,而是舒服的想抓着不放,恨不得时时粘在上面。

  “小黑,你爹怎么让你来找我啊?”滕小春边走边问,这货在打探敌情呢。

  滕小春知道,刘永茂在镇里务工,隔三差五回家一次。

  要是正好碰到刘永茂在家,那还急个屁啊。

  “我爹昨晚没回来。

  ”小黑才十岁,哪知道滕小春龌蹉的用心,不知不觉的,就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了无耻之徒。

  “好,那我们再走快点。

  ”滕小春的心顿时燥热起来。

  原先二十几分钟的路程,滕小春今天只用了十分钟就赶到了。

  走进刘娇娇的睡房,滕小春的心顿时扑通、扑通的直跳,好像要跳出嗓子眼。

  我曰!这娘们穿着一条短裤衩和背心,一对雪白的大腿,莲藕一般的手臂和一些不重要的部位都袒露在外面,只是在腹部上随意的搭着一条薄薄的毯子。

  睡姿撩.人啊!“娘,娘,你醒醒啊,小春哥给你看病来了。

  ”小黑站在床头,轻轻的摇了摇刘娇娇的手臂。

  刘娇娇睁开眼睛,看到滕小春痴呆的眼神时,脸蛋微微一红,咳嗽了几声,柔软无力的说道:“小春,你……你来了啊。

  ”滕小春回过神来,暗自说道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兄弟,耐着点性子吧。

  滕小春把医药箱放在一旁,然后在床边坐下,关切的问道:“娇娇婶,你哪里不舒服?”刘娇娇又咳了几声嗽,难受的皱了皱眉头,“小春,我头晕,全身没有力气,还咳嗽,不想吃饭……”滕小春用手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,感觉不发烧,“娇娇婶,你可能是风寒感冒了,吃点药就没事了。

  ”“风寒感冒怎么还咳……”话没说完,刘娇娇又咳了几声。

  滕小春安慰她道:“偶尔有点咳嗽,这很正常,娇娇婶,不要太担心。

  ”刘娇娇红着脸道:“小春,你还是给婶子听一下肺部吧,我不太放心。

  ”听一下肺部?滕小春一愣,没想到刘娇娇竟然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!天地良心,在来的路上,滕小春幻想过趁看病的时候,看一看刘娇娇的大腿什么的也就差不多行了,绝没有想可以听她的肺部。

  这样的好事,滕小春只是在做梦的时候梦到过,没想到今天就要梦想成真了!美梦来得太快,滕小春一下子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  尼玛的,平时摸一下这女人的屁gu,她到处追着我骂,今天却这么主动,这不科学啊!该不会是刘娇娇吃药了外加觊觎小爷的美色已久吧?可就算你是发浪吧,也没理由装病找我呀!桃花村长三条腿的男人多了去,我跟你无情无爱的,凭什么这样的好事就找上我了呢?蹊跷,有蹊跷,大有蹊跷!滕小春不漏声色的说道:“既然婶子这么说,我只好听你的了。

  婶子,你把身子转过去,我从后面帮你听一下肺部。

  ”刘娇娇瞟了他一眼,娇羞的说道:“婶子没力气动了,你就在我身前听吧。

  ”我曰!这个女人竟然这样赤果果的沟引我啊。

  滕小春不知道该不该出手了。

  他是很想把听诊器放在刘娇娇肺的,但又有些担心。

  刘娇娇今天的表现,确实令他生疑。

  “小黑,有你小春哥在这儿,娘没事了,你出去玩吧。

  ”刘娇娇见滕小春迟迟不敢出手,还以为他顾虑到小黑,直接把儿子支走了。

  滕小春心中一凛,还把小黑支走了!到时候我是黄泥巴掉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
  “小春,愣着干嘛,快动手啊。

  ”见滕小春迟迟不敢下手,刘娇娇嗔了他一眼,忽然掀开毯子的一角。

  顿时,裹在外衣里面的一小片雪白呈现在了在滕小春眼里。

  滕小春顿时呆住了,呼吸为之一滞,拿着听诊器头的手在空中微微颤抖,却怎么也不敢贴上去。

  “小春,你怎么啦?”刘娇娇的脸蛋红得跟朵桃花,哪像是生病的人。

  滕小春咽了口口水,艰难的说道:“娇娇婶,你是知道的,我医术不行,你还是找永才叔给你看病吧。

  ”滕小春说完,站想起来开溜。

  此地太危险,不可久留。

  刘娇娇一把抓住滕小春的手臂,用尽全力将他往自己一侧的方向拉。

  滕小春根本就没防备刘娇娇会这么干,顿时想将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刘娇娇给推开。

  而这时,刘娇娇用力扣住了滕小春的腰,大声喊道:“非礼呀,非礼呀,快来人呐!”声音响亮,根本不像刚才那样柔软无力。

  滕小春还没完全明白过来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骤然在门外响起,刘永才、刘大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进了来。

  刘大庆一个箭步,快速冲到滕小春背后,非但不急于把滕小春从刘娇娇身上拉起来,还双手死死的摁住滕小春的屁股上。

  滕小春愣了一下,心想这个没用的死太监,难道有助纣为虐的倾向?“咔!咔!咔……”听到一声声类似快门按动的声音,滕小春猛然回头,刘永才站在门边,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方向,眼睛紧盯着手机屏幕,一脸的邪笑。

  我曰,刘永才在偷拍!“OK!”刘永才喊了一声,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。

  紧接着,刘大庆也松开了摁在滕小春屁股上的双手,邪笑道:“小痞子,这回看你还怎么跟我们斗。

  ”“呜呜呜……”刘娇娇忽然痛哭起来,小手一下下捶打着滕小春的胸膛,“这个小痞子,他非礼我,我……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……”这时候,滕小春已经完全明白了,这一切原来是一场针对自己阴谋!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?是要我把医务室拱手相让吗?呸!做你们的春秋美梦去吧!无端被人往头上扣屎盆子,说不恼才怪,但木已成舟,懊悔还有什么用。

  滕小春本就是个无赖,小痞子,他干脆趴在刘娇娇的身上不起来了,趁其不备,双手对着刘娇娇的小腿,狠狠的拧了两下。

  “哎哟!”刘娇娇吃痛,连哭都忘了,瞪着滕小春骂道:“你这小痞子,还敢来真的!”“娇娇婶,你不是说我非礼你吗?我现在就好好的非礼你。

  ”滕小春坏笑着,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。

  “哎哟,非礼啊!非礼啊……”这次,刘娇娇叫得比先前要痛苦得多了。

  刘大庆、刘永才是真的没有想到了,滕小春这货竟敢当着他们的面非礼刘娇娇。

  “小畜生!看你干的好事!”刘大庆怒道,从身后抓住了滕小春的衣领,想要把他给提起来。

  滕小春恼恨刘大庆的为人,毫不留情的飞起一记螳螂腿,狠狠地踢在刘大庆的小腿上。

  刘大庆哀叫一声,倒飞了出去,身躯碰到墙壁上,跌落到地上。

  刘永才见状,连忙拿起门框边的一根扁担,朝着滕小春的背心就是一记闷棍。

  滕小春听到背后传来的“呼呼”声,不要命似的连续几个滚动,闪到了一边。

  “啊–”杀猪声顿时响起。

  刘永才那记闷棍打在了刘娇娇的腹部,痛得她立即弓起了身躯,脸色煞白,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滚落下来。

  这时,听到(爱女狂欢)刘娇娇呼喊声的邻居们已经冲到了屋里,很快就挤满了整个屋子。

  滕小春从床上站起来,指着刘永才道:“各位乡亲们,你们都看到了,打伤娇娇婶的可不是我,你们要给我作证哦。

  ”刘永才手里握着扁担的一头,另一头还落在刘娇娇露在外面的腹部上,一条乌青色的伤痕触目惊心。

  “哐当!”刘永才这才想起松开扁担,但一切已经晚了,乡亲们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,铁证如山,刘永才百口难辩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刘娇娇的父亲刘长松拉着外甥小黑,从人群外面急匆匆的挤了进来,看到女儿身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时,心痛得差点要晕了过去,怒吼道:“这是谁下的狠手!”众人的目光又情不自禁的看向刘永才。

  刘长松虎目瞪着刘永才,“你干的?”看到刘长松吃人的模样,刘永才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,嘴唇抖动着,惊慌失措的说道:“是……是我,不……不是……是我……”“你他娘的个币,敢对我女儿下这么毒的手!”刘长松看准刘永才的鼻子,就是一记直拳过去,也不管亲戚不亲戚了。

  别看刘长松年近六十,年轻时可是一把打猎的好手,劲足得很。

  

(秦桧儿子怎么死的)男性更在乎肉体出轨女性不太在乎男性的肉体出轨,她们更在乎伴侣是否在精神上背叛了她们,男性则比较务实,他们觉得只要彼此没有跨过肉体的界限,还是可以原谅的。

  大量的以往研究证据都指向同一个结果:男性对伴侣的肉体出轨反应强烈,而女性对伴侣的精神出轨反应强烈。

   男性倾向于发生关系进化心理学认为,用一种亲代投资理论可以解释这种差异。

  人类都有最大程度上使自己的基因繁衍下去的本能,而在繁殖后代的过程中,父辈和母辈所投入的精力是不同的。

  男性的生育机会远远高于女性,他们倾向于与很多女性发生关系,而较少参与对后代的抚养;而女性每一次生育机会都比较宝贵,她们会花更多的精力照顾和抚养子女。

   女性可确定孩子归属这种差异也影响了他们对于伴侣出轨后的嫉妒,女性对于孩子是属于自己的有100%的肯定,而男性则不能完全保证妻子生的孩子是自己的,因此他们对妻子的肉体出轨非常敏感;相反,女性则害怕丈夫在情感上遗弃自己,从而使孩子的抚养遭到困难,因此她们非常惧怕丈夫的感情出轨。

  这个“基因决定一切”的观点有大量实验支持,比如用皮肤电记录被试的生理变化,就可以发现想象伴侣出轨时情绪的性别差异。

   实验证结论不全适用然而,很多研究发现,除了这种性别差异之外,同性别之间也有差异。

  也就是说,性别不能解释所有的差异来源。

  最近发表在美国《心理科学》杂志上的一个研究报告将被试按照情感依恋类型分为两组:一组是对待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,另一组是有安全感依恋的被试,然后比较两组对待伴侣出轨的反应。

  结果验证了刚才提到的经久不衰的研究结论:报告中男性对肉体出轨更敏感的被试是女性的4倍。

  然而,研究还发现安全依恋需求高的被试,即使是男性被试,对情感出轨的敏感性也高于对肉体出轨的敏感性;而对待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,即使是女性,对肉体出轨的敏感性也更高。

   思维方式决定对待出轨研究者认为,这是因为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更注重伴侣关系中与性有关的一面,而忽视与伴侣的情感交流,因此更在意对方的感情出轨。

  同时,感情比较轻率的被试通常较没有安全感,所以防御机制使其保持与他人的情感距离,拒绝亲密。

  这个研究结果告诉我们,并不是“屁股决定脑袋”,而是“脑袋决定行为”。

  你是怎么对待感情的,也决定了你遇到伴侣外遇时的反应。

  

端正的容姿,一头过肩的黑色长发,和一张可爱到犯规的脸。

  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围在南宫雨菲的人听到纪天南来了,人群穿来一阵骚动。

  伊丽丝你听我说啊,刚才我们被长着八只手的怪物给袭击了啊,它八只手连续扔砖头,好可怕。

  你才失恋了呢!请闭起你的乌鸦嘴!我和雨晨可好了,他只不过是出去了一下,我可没哭,我这是困的。

  男朋友喜欢看我戴胸罩证明自然开的无比的顺畅,教导主任签字后,还和蔼的叮嘱了他几句。

  为什么还没来啊……够了,我要回去了哦,别扯我衣服了……哎呀,小久久,我还以为你只是个战五渣呢,没想到你竟然连战五渣都算不上啊。

  但她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。

  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林乔曦很有礼貌的跟暮辰打招呼。

  听完白啸山脸上的杀气顿时消退了一大半,取而代之的是汹涌的怒气。

  扑红的脸蛋上略施粉黛,粉里透红,诱人想要咬上一口;眼眉轻画,眼影淡描,噙满着泪珠的双(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)眸说不出的盈盈可怜,惹人心动。

  这一次叫你回来的确有些事情需要拜托你来做。

  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而如今的陈正……不仅与阿东,还有我!正缠绕、摇晃至相同的位置:女王蓝美婷的身边……聖说着走进了校门。

  不行,你得说‘对不起’。

  那里怎么样,一定很漂亮吧~不行不行,你现在还是先睡会吧,不然对身体不好。

  银发领着晓娜进了班级,就在刚进班级的那一瞬间。

  为什么你们要把囚牢建造在离大门口最近的地方,按道理不应该建造在聚居地的中间或后面吗?这样才能以防他们逃跑。

  称意擦了擦额头的汗,呼,总算是收拾完了。

  男朋友喜欢看我戴胸罩刹那间,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掌声……我走到了浴室门前,轻轻推开浴室门,里面传来了花洒喷出水在某个物体上滑落到地面的声音。

  不要在学校图书馆好大小说你看看群里面的消息。

  说着便领着我去到酒店一个偏门,应该是后院。

  一方面让自己家的孩子自立自强,不要出外都靠父母,另外一方面就是让他们自己在公平的竞争中成长,圣樱学院的竞争不亚于社会上的竞争,是不错的生学环境。

  啊是吗,怪不得这么冷清呢……一看到钟铭的那张脸,狗仔便像是看到了魔鬼一样。

  潮汐站在阳台往下望,看见那一把极其简洁的黑色雨伞在雨帘里慢慢移动着。

  那可真是多谢了,有村同学。

  对了,我给告诉若雨,不然她受欺负了可怎么办?林雨薇听完我的话后,眼珠子仿佛快飞出来一样。

  

  老公开公司两年后,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新房子,那是靠海的一栋别墅,从简易的筒子楼一下搬到临海豪宅,说实话我确实有些不适应。

  但让我更不适应的,是这间房子给我带来的清冷与孤独。

  之前在筒子楼,房子虽小却温暖又温馨,现在老公日复一日忙应酬,忙见朋友和客户,把偌大的一个家交给我,我的心反而没有着落了。

  或许,人真该是被爱滋润的吧,尤其是女人。

  感性的女人总是需要男人的关爱,即使男人不在身边也应该有个孩子。

  可老公说,忙,整天碰烟碰酒,要了孩子也不健康,过段(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)日子要专门抽时间度假,再计划养孩子。

    老公的赚钱计划让我的生子梦迟迟没能实现,我住在大房子里也更加的清冷与孤独。

  只能拼命工作来让自己的心变得充实。

  本来,我是个要强的女人,所以老公说,家里条件好了,就不用再去上班挣那几个死工资,我却不,相反,面对老公的规劝,我却更加努力地工作,还很荣幸地升了职。

  这让老公对我刮目相看,但我们要孩子的梦想,却似乎越来越远了。

  口述:上司醉酒让我怀孕还有了新欢  我的痛楚由夜晚蔓延到了每个下午的五点半,除了节假日,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那些幸福的女同事,在不到下班的时间就开始准备,时间一到立刻就冲出办公室,外面有她们的老公在等,或者是她兴冲冲地我学校接自己的孩子。

  而我怕极了这些时刻,因为最爱的人并没在公司门外等我,我也没有孩子需要接,我即将面对的,只是那么冰冷的大房子。

  这种境况,让我的幽怨逐渐蔓延到脸部,被嘉豪看在眼里。

    嘉豪是我的顶头上司,我这次升职他功不可没。

  用他的话说是,能一心做工作的女人不多,漂亮上进又能干的女人就更不多了,你是我们公司为数不多的优秀女人,我欣赏你。

  我接受他的欣赏,但我受不了他那火辣辣的眼神。

  有几次了,我总是在公司的各个角落看到他,他直勾勾地看着我,无人时会说一些深情的话语,似乎他很爱我,又似乎什么都没有表达,他的性格让我琢磨不定。

  口述:上司醉酒让我怀孕还有了新欢  我无心去探索嘉豪到底在想什么,但他的作为还是深深影响了我,有时在梦里,都能遇到和嘉豪碰面的情形,他的眼神一样火辣,还直白说了他爱我。

  醒后我痛恨自己的想法,可在公司的一次聚会后,梦里所有的一切竟然成真。

  那天衣着性感参加酒会,喝到微醺,之后独自一人找个角落坐下来,我闭眼假寐时,嘉豪走了过来,他说要扶我先休息一下,之后他在二楼的包间门口,牵了我的手,还吻了我。

  他说,他在梦里都想我,他爱我,他要做我的男人。

    和嘉豪有了关系后,我心情惴惴不安的过了一个月,有天老公却突然说要带我度假。

  原来他被一个客户利用,损失了一大笔钱。

  而他却彻底清醒了过来,钱再多都可能是别人的,只有爱的人和有爱的生活才是自己的。

  于是,他决定要个孩子。

  我们去度假,有时我还会接到嘉豪发的短信,但都被我悄无声息删除了。

  四个月后,我怀了孩子,可是,我算时间,明白肚里的骨肉根本不是老公的,而是那天嘉豪醉酒后造的孽。

  口述:上司醉酒让我怀孕还有了新欢  这样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。

  我当然不能要这个孩子,可老公分明已经知晓我怀孕,我心乱想找嘉豪去发泄,可我走到他办公室,敲门后却从里面走出一个头发凌乱的女同事。

  我突然明白了一切,原来同事传言都是真的,他又泡上另外的女人。

  那一刻,我突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,因为这世事太能捉弄人,开始我想要孩子,老公说忙,后来他不忙了,我有了孩子,却又是别人的,这样的事让给谁都难以接受。

  我只能将事实隐瞒下去,并在深夜流泪祈求自己的原谅,虽然我知道这辈子我的心都难以安定,可这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事……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548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588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693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4421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510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4740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114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wrist-bands.com/twd.aspx?3042.html